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高铁 > 教育动态

《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之十四
作者:河马国王 发布时间:2018-09-15 浏览量:


 

小荷作品连载:《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之十四

 

(接上期)

 

连载说明:

 

一、本词典中的词汇,全部选自长篇小说《倪焕之》,计100余种;

 

二、长篇小说《倪焕之》,作者为叶圣陶先生,1928年,该书由开明书店正式出版。民国时期共印制十三版,署名全部为“叶绍钧”;

 

三、本词典依据文本性、区域性、文化性和历史性等“四项标准”,从《倪焕之》小说中选辑百余种词汇,分别进行诠释,并附录原小说中有关文字节选和页码,供读者参照;

 

四、本词典中,出现的“小说”或“小说中”,即指长篇小说《倪焕之》;

 

五、本词典的文本来源,为人民文学出版社19531版、1963年第2版、199712月第2次印刷的《倪焕之》(中国现代长篇小说丛书);

 

六、本词典中的文字诠释部分,全部为编者原创,由冯斌、唐亮两位共同合作而完成。前期的准备工作,主要由唐亮先生完成;

 

七、本词典的印行,是研究叶圣陶先生文学实践活动的一种全新尝试,欢迎读者朋友提出意见;

 

八、“小荷作文狗”网站将分数次连载完毕,以飨读者!

 

 

小荷作文狗网站 

2018年8


------------------------------------------------------------------

------------------------------------------------------------------

 

附录一 《倪焕之》小说简介

 

《倪焕之》是叶圣陶一九二八年写的一部长篇小说,连载于当时的《教育杂志》上。《倪焕之》真实地反映了从辛亥革命到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一部分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生活历程和精神面貌,反映了“五四”、“五卅”这些规模壮阔的革命运动曾经给予当时知识青年和巨大影响。

1917年,愤世嫉俗的知识青年倪焕之怀揣著教育救国的理想,经友人金树伯介绍,来到一个江南小镇的小学里当教员。倪焕之与校长蒋冰如引为知己,一同戮力进行教育改革。金树伯的妹妹金佩章同样热心教育,很快就与倪焕之相爱并结婚。可有了孩子之后,金佩章却变成了“家庭妇女”,终日沉湎于各类家务琐事,距离婚前的进步女性形象越来越远。同时,倪焕之和蒋冰如对教育改革的热情也逐渐降温。几年后,失意的倪焕之随革命者王乐山去了上海,积极投身于社会改造活动,却再次领教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无情落差,最后落寞地离开了这个他憧憬并努力的世界。

 

该书研究者,另可参阅《<倪焕之>120种藏本故事》(上海科普出版社2015年版,冯斌著)。

 


------------------------------------------------------------------

------------------------------------------------------------------

 

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

 

(接上期)

 

131.教职员会议


◎原文:

甲:这几乎成了“四面楚歌”的局面,开垦的工作不得不暂时中止。为了商量对付方法,冰如召开教职员会议。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92

乙:这个疑问他不能解决,也盼望在教职员会议里,同事们给他有力的帮助。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92


>释义:

有过公办校园经历的人,不会陌生这样的会议,即所谓的“教职员会议”,就是如今学校的全体员工大会。

虽然工作对象不同,但日常管理、员工交流、制度检查、表彰褒奖、节日欢庆等等,学校也与一般的工商企业结构无异,路径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知识分子多,似乎个个“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是“藏龙卧虎”出大师的地方。

有人说,“文人相轻”,知识分子多的地方,问题就会多一些、杂一些。笔者曾在公办中学里工作过近三十年,老教师闲谈时告知的一副对联,极有意思,叫做“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听后令人生畏,至今记得。

其实,这要看你怎么来认识,怎么去为人、处事。首要的问题是你自己如何?西方的哲人说得好:当你认为别人不可思议的时候,常常你自己也是不可思议的。

我们,其实就是我们看到的。不是吗?


 
132.春假


◎原文:

为了后者,连延续到一星期的春假也没有回家。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99


>释义:

民国时,清明放假,称之为放“春假”,一般为三天时间。

放春假,显然是为了方便学生们随着族人去祭祖扫墓、怀念亲人。同时,也给孩子们一个机会和时段,去户外踏青远足,看青山、访绿水,闻野花、识药草。春天的山水,其实就是一所自然界的大学校,春日风景的丰富与美丽,远超过一座学校图书馆的博大,且对孩子而言,更具有一种魔力般的吸引。

游玩的乐趣,就是学习的过程,就是在童年抹上人生底色的时刻。

据说,国外校园的春天假期长达一两个月,有的竟有数次的安排,听闻后让人羡慕不已,也为其教学理念和苦心安排而赞佩。

常常,在春光明媚的时候,看到学生们埋首于寒窗之下与题海之间,再想起古人“莫负春光”的训词,笔者真是有无限的感慨,同时也只能“一声叹息”。



133.校规 


◎原文:

然而径自请假回去是校规所不许的,必得有家长签名盖章的请假书才行。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00


>释义:

校规,是校园之规则,用来规范师生的日常言行,属于德育的范畴。

民国时期,叫做校规,现在则名为《中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其作用、功能和目的是一样的,无非是一些必知必会、必做必为的内容,当然也有奖罚的文字等。如果有住校生,其规定则更为详尽一些。

笔者见过民国时苏州某中学的校规,其中的规定可谓无微不至、细而极致,比如要求吃饭时不得漏下米粒、不得污染饭桌等,且全部用文言体写成,让人大开眼界。

本小说的故事发生在民国时期,那时的“校规”各校自定,也算是“百花齐放”。

其实,教育应该像野外的山坡―――无人的山坡上,常有奇美的花草,飘来阵阵异芳,所谓“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即是此意此境。




134.舍监


◎原文:

甲:他的信来了,在舍监太太手里,那老妇人的侦探似的眼光看着她,问她写信的是什么人,那时候她将怎样回答。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01

乙:她温馨地回答那意想中的舍监太太,同时又设想用一种“你管不着我”的骄傲神态去接那封可爱的信。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01


>释义:

舍监,旧时指学校里指导学生生活、规范学生言行的教育者,与当下大学里的辅导员差不多,一般不参与日常的授课。

鲁迅先生在其《书信集·致许广平》及著名女作家萧红在其散文中,都写到过舍监此人。当然,在他们的笔下,无一不是“目光严厉、脸若冰霜”的角色。一个“监”字,似乎就刻画出了他们的身份和职能。

小说中的“舍监”,看来也是一个厉害角色,因为她有“侦探似的眼光”,对学生们的来往和进出,总是充满着窥探般的好奇:为什么、是什么、干什么?

在他们的脑子里,天天旋转着的,就是所谓的“三问”:问号、问句和问题。

没办法,职业使然。



135.白夏布衫


◎原文:

甲:她穿的是新裁的白夏布衫,齐踝的玄纱裙,白袜子,丝缎狭长的鞋。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05

乙:而一双苗条的手拈弄着白夏布衫的下缘,丝缎鞋的后跟着地,两个脚尖慢慢地向左向右移转,这中间表白她心头流荡着无限的柔情。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13


>释义:

夏布,是历史悠久的汉族传统手工艺品,以苎麻为原料,经过编织而成,俗称“麻布”。该布料轻薄透气,常用于夏季衣着,特别凉爽适人,故又称夏布。

在古代,夏布常用于制作丧服、、朝服、冠冕、巾帽等,经过漂白的,则称为“白纻”,俗称为白夏布。目前,该制作技艺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真是不一般。

民国时,白夏布做成的布衫,是人们普遍欢迎的一种夏季服装,特别制作成长衫,真正是“一生正气,两袖清风”,儒雅之范,扑面而来。

如女装用夏布制作,则凸显出女子的好身材,使青春气息弥漫,女性风采张扬,那个“回头率”,想抵都没法抵。

小说中穿着夏布服装的,真是一个女生,后来成了主人公的妻子。她的名字,叫做“金佩璋”。

 



136.女学生风


◎原文:

简单朴素的衣着是这时候所谓女学生风,但像她那样裁剪合度,把匀称的体格美完全表现出来,简单朴素倒是构成美的因素了。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05


>释义:

民国初年,女学生给人的印象,常是齐耳的黑短发,浓密的长刘海,另加上一副无框眼镜;衣裤呢,则是短袄长裙,外加一双黑布鞋。素色的上衣四周,有时还会镶上一条鲜艳的滚边。有点小心思的女生,则在斜襟上多插一支自来水笔,这样就多添了一点文化的味道。

如此衣着和打扮,多半受了当时日本教育的影响。所谓的“校服”一词,恐也是从日本或西方移植而来。历朝历代,是没有“校服”一词的。

一代人,一代衣。到了上世纪30年代,一种叫阴丹士林的布料流行开来,于是用此布料制作的旗袍便大行其道。清纯、青春、勤真,“学生装”成了一种符号,慢慢地,也便成了一种社会的风尚,成为了当时的一种新潮标准。

小说中的人物,就是主人公后来的妻子金佩璋。都说服装是社会的“活化石”,此言极是。君若要查看社会的开放度,要研读社会的发展史,要听享社会的交响乐,那就打开老照片图册,看看服装,尤其是女性服装吧——所有的故事,都在衣服上写着呢!



137.茅亭


◎原文:

甲:步道向左弯曲,在一丛高与人齐的麻的侧边,有个茅亭,亭中焕之的身影从麻叶间可以窥见。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07

乙:这就约略成个‘新村’。中间要有一个会场,只要一个大茅亭就行。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241


>释义:

茅亭,指路边用茅草搭建的凉亭,常有人在亭内设置简单凳椅,迎客卖茶,以供路人歇息。

从前,在村口、路边,常见有这样的茅亭。宋朝陆游有首《茅亭》的诗:“终日坐茅亭,萧然倚素屏。儿圆点茶梦,客授养鱼经。马以鸣当斥,龟缘久不灵。诗成作吴咏,及此醉初醒。”就如一幅写意画,画出茅亭这种特殊处所中,所带给人们的意境和诗情。

小说中的“茅亭”,正是当时在路口处,供人休息的地方。




138.妇女问题


◎原文:

“就如妇女,我们现在想起来,因为风俗习惯的拘束,感受的痛苦和不平不知有多少。对于妇女问题,不该也发生一种改革的思潮么?”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16


>释义:

“有人谈”和“可以谈”这个所谓的“妇女问题”,在百年前的中国,是一个重要的进步。所谓“上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也可以适用在这里。

今天的年轻人可能觉得不可思议,或疑为炒作。其实真不是炒作,更不是妄说,那时候,妇女问题真是个“问题”,而且还不是小问题,是天般大的大问题,合起来说,就是个“天问”。

最初的“妇女问题”,自“足下”而始,即女子的缠足问题,俗称裹小脚。后来,谈着谈着,问题谈大了,具化了,逐步涉及到妇女的解放问题、地位问题、权益问题等等。这是把女人当“人”的过程和进程。

百年已过,当下的妇女问题,仍旧是个“问题”。比如:家庭暴力、家务劳动、精神虐待、工作待遇、公共卫生设施等,只是问题更细化了,涉及的层面更文化,更人性化。这就是社会文明的进步标志啊!

小说中,描写的对象是教师,一群特殊知识分子层面的生活状态,其中的妇女问题与话题,当然不会遗漏。生活的文明程度,不一定显现在巨大和深度之中,犹如一座魅力森林,我们完全可以从一条溪水的流淌和一只飞鸟的翔影中,得出方向性的鉴定。




139.藤榻


◎原文:

甲:树伯夫妇两个各靠在一张藤榻上,肩并着肩;花台里玉簪花的香气一阵阵拂过他们的鼻管;天空布满闪烁的星星。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31

乙:“你把那件事忘了么?”树伯夫人低声说;身子斜倚在藤榻的靠臂上,为的是更贴近树伯一点。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31


>释义:

用藤条编制而成的躺椅,称之为“藤榻”。它可坐可躺,介乎椅与床之间。光看着这样的家具,谁都不敢藐视中国人对幸福的向往程度和创造幸福生活的聪明才智。

酷暑的夏日午后,酒足饭饱之时,在家中的凉院之中或浓荫之下,仰躺于藤榻,轻摇小扇,看夏日时光在树叶中轻轻滑过,听枝间鸣蝉在空中悠悠放歌,想着春天的故事,想象着秋夜的佳遇。南风去而复来,有情送凉,树间叶响——这样的日子,不是快乐,不是闲适,不是“有子万事足”的幸福时光,那世上还有什么是幸福时光呢,请告诉我?

另外,就环境描写的方法而言,因为加上了身边的花台和天空的繁星,这平屋中的生活,也就更增添了一层诗情画意的情趣。

这,就是所谓的文学笔力。




140.附属小学


◎原文:

甲:附属小学收费比普通小学贵些,这无异一种甄别,结果是衣衫过分褴褛冠履甚至不周全的孩子就很少了。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33

乙:比较好点儿的师范学校,它们的附属小学往往是一般小学校里最前进的,教育上的新方法,新理论,都肯下工夫去试验,去实践。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99


>释义:

“附属小学”,指某校附设或带有管辖关系的,另外的一所小学校,比如,在苏州,有个小学名叫“江苏省新苏师范附属小学”,其校就是原先江苏省新苏师范学校的附属,是该师范学校的实习和研究基地,是属于“表亲”的关系。

附属小学或附属中学,民国时就有,但当下似乎多见了起来,连北大、清华这样的世界级大学,也都有了自己的“附属学校”。

其实,某校加上一所附属学校,其本意应该是儿童教育或师范教育基地的说法,也就是将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的一个处所,好比是某家科学研究所,有个自己的实验室一样。

然而,国人做事常会把“正经”念歪。时下有的所谓“附属学校”,其实不“附”也不“属”,纯粹是加个前缀名头而已,就是所谓的拉大旗作虎皮。

——这样的教育,这样的校长,常常让人替他们捏着一把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