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高铁 > 教育动态

《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之十二
作者:河马国王 发布时间:2018-08-07 浏览量:
小荷作品连载:《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之十二

(接上期)

连载说明:

一、本词典中的词汇,全部选自长篇小说《倪焕之》,计100余种;

二、长篇小说《倪焕之》,作者为叶圣陶先生,1928年,该书由开明书店正式出版。民国时期共印制十三版,署名全部为“叶绍钧”;

三、本词典依据文本性、区域性、文化性和历史性等“四项标准”,从《倪焕之》小说中选辑百余种词汇,分别进行诠释,并附录原小说中有关文字节选和页码,供读者参照;

四、本词典中,出现的“小说”或“小说中”,即指长篇小说《倪焕之》;

五、本词典的文本来源,为人民文学出版社19531版、1963年第2版、199712月第2次印刷的《倪焕之》(中国现代长篇小说丛书);

六、本词典中的文字诠释部分,全部为编者原创,由冯斌、唐亮两位共同合作而完成。前期的准备工作,主要由唐亮先生完成;

七、本词典的印行,是研究叶圣陶先生文学实践活动的一种全新尝试,欢迎读者朋友提出意见;

八、“小荷作文狗”网站将分数次连载完毕,以飨读者!

小荷作文狗网站

201835

------------------------------------------------------------------

------------------------------------------------------------------

附录一 《倪焕之》小说简介

《倪焕之》是叶圣陶一九二八年写的一部长篇小说,连载于当时的《教育杂志》上。《倪焕之》真实地反映了从辛亥革命到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一部分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生活历程和精神面貌,反映了“五四”、“五卅”这些规模壮阔的革命运动曾经给予当时知识青年和巨大影响。

1917年,愤世嫉俗的知识青年倪焕之怀揣著教育救国的理想,经友人金树伯介绍,来到一个江南小镇的小学里当教员。倪焕之与校长蒋冰如引为知己,一同戮力进行教育改革。金树伯的妹妹金佩章同样热心教育,很快就与倪焕之相爱并结婚。可有了孩子之后,金佩章却变成了“家庭妇女”,终日沉湎于各类家务琐事,距离婚前的进步女性形象越来越远。同时,倪焕之和蒋冰如对教育改革的热情也逐渐降温。几年后,失意的倪焕之随革命者王乐山去了上海,积极投身于社会改造活动,却再次领教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无情落差,最后落寞地离开了这个他憧憬并努力的世界。

该书研究者,另可参阅《<倪焕之>120种藏本故事》(上海科普出版社2015年版,冯斌著)

------------------------------------------------------------------

------------------------------------------------------------------

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

(接上期)

 
110.广漆

◎原文:

甲:靠窗一张广漆的三抽斗桌子,一把榉木的靠椅。桌子上空无一物,煤油灯摆上去,很清楚地显出个倒影来。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2

乙:回身望那座楼,是摹仿西式的建筑,随处可以看出工匠的技术不到家。却收拾得很干净;白粉的墙壁,广漆的窗框和栏干,都使人看着愉快。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4

>释义:

广漆,别称很多,比如金霞漆、罩光漆、金漆、透纹漆、地方漆等,它是天然漆的一种改良性产品。由于其色泽较浅,透明度较高,故被广用于中、高档家具的打制和外饰之中。

在反映旧时代的影视作品中,我们常会看到一些场景中的道具或物件,那些与人物及情节同在的家具、器物,带着它们特有的华贵色彩,为故事的情景、情境营造等,提供了不可或缺的符号及意味。

小说中提及的广漆三抽斗桌子,或许当下只能在古玩市场上见到了;而广漆的窗框和栏干,则在苏州的三十余家园林中,却可以轻易地赏见。

叶老在小说中插入这个细节,实际上有暗示人物优厚家境及特殊身份的作用在,这是小说家常用的手法——人物人物,用了什么样的“物”,实际上他就是什么样的“人”。

在小说出版后近百年的今天,世人识人的标准,依然未变,一切如故。

不是吗?

111.秋千

◎原文:

甲:一片广场展开在前边。五株很高大的银杏树错落地站在那里,已经满缀着母牛的乳头似的新芽。靠东的一株下,有一架秋千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4

乙:有几个喜爱运动场上的秋千浪木,不肯便回去的,在运动到疲劳时蜇到门口来望望,见没有什么变化,便毫不关心地依旧奔回场上去。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58

>释义:

秋千,这名称具有一种特殊的含义,从字面上还真不好理解,怎么猜,都不能把它与体育游戏的一种工具联系起来。

查了有关资料,说是汉武帝时的一种宫中游戏,有“作千秋,为祝寿”之喻。后来,不知怎的,倒读成了现在的“秋千”。

在儿童文学作品中,秋千就是童年的象征物。尤其是女孩儿坐在秋千之上,前后晃悠、忽高忽低的画面,常入画家的画作之中,给人闲适、童趣和太平之感。

笔者幼时曾经荡过秋千,现虽已年高,但童年的秋千时刻,仿佛还在昨日。“惟有门前镜湖水,今日不改旧时波。”是啊,童年的秋千,秋千的童年,轮复一轮,辈重一辈,有多少已改变,又有多少是永恒?

112.鞋样

◎原文:

“为什么不高兴?逢时逢节,搞一些应景的东西,怪有趣的。我们住在学校里,太不亲近那些家庭琐屑了;回家来看看,倒觉得样样都新鲜,就是剪个鞋样也有滋味。”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46

>释义:

过去,国人生活贫困,劳作、出行大都以布鞋或草鞋为多,皮鞋那是真正的奢侈品。

家中的大人小孩的穿着,包括鞋子,一般由主妇来完成,这是她们成为母亲和妻子之前,必学必会的女红之一。当然,也有出了钱请别人来做,或是买现成的。

做布鞋时,要先用纸划好轮廓和寸码,然后依线弧剪下,这个剪下的纸样子,叫做“纸样”。依照纸样剪裁出来,准备制作布鞋的布,就叫做鞋样。

当代生活中,布鞋已经基本告别了国人;而自己做鞋自己穿的事,更是闻所未闻,因为工业时代,什么都是“别人帮你做,你只要花钱买”,商业街上最多的就是衣服和鞋。店中人头攒动,人比鞋多。

旧的生活方式必然会被新的所替代,这毫无疑问。但昔日曾经的老物件、旧生活和童年之忆,总是与母亲的背影、深夜的灯光和浓浓的温情所相依相牵,它们又怎会随着时光说流逝就流逝,说消失就消失呢!

113.邮政局

◎原文:

甲:两个钟头以后,他同李毅公在市街上了;他急于要投寄给母亲的信,带便认一认邮政局(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5

乙:邮政局是极小的一个店面,短短的字迹已经认不大清的一块牌子隐藏在屋檐下,要不是毅公招呼说“郭先生,邮包还没封吗?”谁也会错过的。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5

>释义:

1840年鸦片战争后,大清邮政建立。

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更名为中华民国邮政,并颁布《邮政法》。191431日,加入了万国邮政联盟,现代意义上的邮政至始形成。

从前,没有手机、网络和短信,人们联系和沟通的渠道,主要靠书信或电报。于是邮政、邮局,也就成了家、亲人和游子的一枚符号。一个没有邮局的地方,一定是封闭和落后的;而一旦有了邮局,也就有了与世界的接通,心灵之间也就有了呼喊与回声。

小说中写到的小镇,其原型就是今天的甪直古镇。这个离苏州古城五十余里的千年古镇,离文明不远,靠时尚很近。于是,开设有属于自己的邮政局,也就不稀奇了。

三十岁不到的叶老,在甪直时已被聘为北京大学某机构的研究员,他发表在由北大主编的《新潮》杂志上,谈论小学教育的那篇“处女作”,应该就是通过古镇的邮局寄出去的!

――那时的邮局,对于文人来说,就是世界与远方的“出发大厅”,就是心灵与心灵对话的“雷达站”。

114.早市

◎原文:

这时候早市还没有散,卖蔬菜卖鱼虾的担子常常碍着行人的脚步。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5

>释义:

所谓的早市,就是晨间的农村贸易市场。

一群买卖东西的农人,在清晨的同样时间,集中到同一个地方,时间久了,这个地儿就形成一个聚集地,这就是所谓的“早市”。

似乎每个地方都有早市,因为总有喜欢起早的人。而文中的早市,积聚的主要是农人,他们“日落而息,日出而作”,是起得最早的一群。再加上有些自产的菜蔬需要出售,于是就更得赶早了。

早市,又常常与茶馆、早餐铺、点心等联系在一起。农人们把农产品卖完,顺着便就进了店铺,坐坐,歇歇,会会老友,说说新闻。场面很是热闹,脸上充满宁静。

小说中提及的,就是江南小镇上的这种早市。现在,在古镇甪直,如果你夜宿留住,或许还能看见这样的场景和人群。

当然,你要“起得早”,还能“起得来”。

115.邮包

◎原文:

要不是毅公招呼说“郭先生,邮包还没封吗?”谁也会错过的。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5

>释义:

经由邮局传寄的包裹,就叫邮包。

每个人都有寄邮包,或者接收邮包的经历,特别是当代,社会进入了网购时代,邮包也就成为“快递包”了,

小说中的邮包,就是要通过邮局寄发的东西或物件,外面需要使用统一的包装,贴上邮政“封条”。

与现在一样,旧时寄发邮件,也需要经过先检查、后封合的流程,为邮局负责,也为邮者负责。

116.炊烟

◎原文:

甲:鳞鳞的屋面一直伸展到天际;白粉墙耀着晴朗的光;中间耸起浓绿的柏树批把树之类,又袅起几缕卷舒自如的炊烟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6

乙:几处村舍正袅起炊烟。远山真像入睡似的,朦胧地像笼罩在一层雾縠里。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68

>释义:

炊烟,是田园诗歌的符号,也是寻常人家的存在。

农人喜用灶头,用丰收后剩余的稻草、木柴来煮饭炒菜,燃烧后的烟雾自烟囱袅袅冒出,如白云,似玉带,给旅途中的诗人带去想象和归宿。古代诗词中,多有与炊烟有关的名句,比如“雨后千山净,炊烟处处新”,比如“处处柴门掩半边,莺啼绿树隔炊烟”等等。最为著名的“数字诗”:“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其中的“烟村”,就是借炊烟来代替乡野村落。

炊烟,是农耕生活,是农人日常,更是一种乡愁和乡情,让人想起故乡、童年与祖母灶后那忙碌的背影。

自然,台湾歌唱家邓丽君的《又见炊烟》一歌,更把现代人的乡愁与乡恋完全融合至极致:缕缕炊烟,飘荡于故乡的空中。而我们的日子,就像这升腾的烟雾,宁静而轻盈、曲折而虚无。

小说中的“炊烟”描写,显示出叶老高超的文学笔法,寥寥几笔,画意顿开,完全可以作为今日作文课中所谓的“好词好句”,来欣赏和模仿。

你喜欢吗?

117.麦田

◎原文:

甲:河两岸是连接的麦田。麦苗还沉睡着似的,但承受着朝阳,已有欣欣的意思。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3

乙:那边房屋就很稀,密丛丛的,有好几个竹林;更远是一望无际的麦田,这时候全被着耀眼的阳光。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7

>释义:

比起稻田来,麦田更具画意,一片绿色覆盖,蔓延至远方,无遮无挡。

小说中描写的,是春天三月的麦田,而到了秋天,麦子成熟,绿色变成金黄,叶片变成麦穗,原先绿色的覆盖,幻变成金色的海洋,起伏、舞蹈而簇拥。这就是大自然的艺术、魔力与恩赐。

更重要的,是这每一把的麦穗中,浸染着农人的汗水、期盼和喜悦。当劳动成为果实,当汗水换来丰收,这个时刻,就是生活中最美的时刻。

如今,到甪直古镇来旅游的人们,已经很难寻找得到叶老笔下出现过的,“一望无际的麦田”这样的景象了。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愧对君相问,何处是麦田?”

118.壁炉

◎原文:

甲:这是一间西式的屋子壁炉上面,横挂一幅复制的油画,画的是一个少女,一手支颐,美妙的眼睛微微下垂,在那里沉思。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7

乙:两只式样不同安舒则一的大沙发,八字分开,摆在壁炉前面。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7

>释义:

壁炉,一种在墙壁里砌成的室内取暖设备,以可燃物为能源,比如用煤、用碳、用柴等。烟雾上通烟囱,自口而出。

壁炉,是洋货,一种西式生活的象征,更是富裕人家的物件。在江南这样的地方,最难熬的就是冬天,湿冷而令人瑟瑟。平常的百姓人家也就用用手炉、脚炉和热水袋等物,来驱寒取暖。如果遇上有壁炉的家庭,那可真是非富即贵了。

小说中描写的,正是一家富人的生活。

119.挂钟

◎原文:

右壁偏前的一只挂钟,的搭的搭奏出轻巧温和的调子。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7

>释义:

挂钟,指带有摆锤,且重锤暴露在外的一种壁钟。

据说挂钟有五大作用:一是招财进宝,二是避邪气,三是助主人运势,四是管理部下,五是计算时间。信不信由你。

在国人眼里,挂钟的挂法也多有讲究,比如时钟的正面不能向内,应朝向门外,或阳台的方向为佳。另外,临别之时,也切忌将此物作为礼物送人送客,因为从“送钟”的谐音上来读,你这就是给人“送终”了,大不吉。

小说中描写挂钟,使用了拟声词,描绘出静谧而祥和的氛围。文字很成功。

120.级任先生

◎原文:

甲:冰如拉住他的红肿的手授与焕之道“这位倪先生,现在是你的级任先生了。”(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41

乙:“这位是徐佑甫先生,三年级级任先生,”冰如指着那四十光景的瘦长脸说。(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23

>释义:

所谓的“级任”,与今日校园中的“年级”仿佛。而级任先生,其实和年级教师基本相同。

不同的地方,是今日校园的老师一般是专科专任,比如六年级语文老师、初二化学老师等等。但此前的校园,因为师资队伍的不足,老师的缺少,一位教师可能要执教本年级中的多门学科。于是,所谓的“级任先生”,比较正确的理解,可能是指“年级中多门学科的任教老师”。

这样的理解,应该没错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