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小荷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

官方微博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联系人:冰糖老师
电话:18115500717
   13776057650
   0512-82121028

       
地 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三楼 小荷作文

当前位置:小荷故事 >> 总部新动态

《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之六

发布时间:2017-10-06 浏览量:61

小荷作品连载:《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之六

(接上期)

连载说明:

一、本词典中的词汇,全部选自长篇小说《倪焕之》,计100余种;

二、长篇小说《倪焕之》,作者为叶圣陶先生,1928年,该书由开明书店正式出版。民国时期共印制十三版,署名全部为“叶绍钧”;

三、本词典依据文本性、区域性、文化性和历史性等“四项标准”,从《倪焕之》小说中选辑百余种词汇,分别进行诠释,并附录原小说中有关文字节选和页码,供读者参照;

四、本词典中,出现的“小说”或“小说中”,即指长篇小说《倪焕之》;

五、本词典的文本来源,为人民文学出版社1953第1版、1963年第2版、1997年12月第2次印刷的《倪焕之》(中国现代长篇小说丛书);

六、本词典中的文字诠释部分,全部为编者原创,由冯斌、唐亮两位共同合作而完成。前期的准备工作,主要由唐亮先生完成;

七、本词典的印行,是研究叶圣陶先生文学实践活动的一种全新尝试,欢迎读者朋友提出意见;

八、为迎接“小荷二十年庆”,特授权“小荷作文狗”网站,先行刊登,分数次连载完毕,以飨读者!

小荷作文狗网站

2017年9月16日

------------------------------------------------------------------

------------------------------------------------------------------

附录一   《倪焕之》小说简介

《倪焕之》是叶圣陶一九二八年写的一部长篇小说,连载于当时的《教育杂志》上。《倪焕之》真实地反映了从辛亥革命到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一部分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生活历程和精神面貌,反映了“五四”、“五卅”这些规模壮阔的革命运动曾经给予当时知识青年和巨大影响。

1917年,愤世嫉俗的知识青年倪焕之怀揣著教育救国的理想,经友人金树伯介绍,来到一个江南小镇的小学里当教员。倪焕之与校长蒋冰如引为知己,一同戮力进行教育改革。金树伯的妹妹金佩章同样热心教育,很快就与倪焕之相爱并结婚。可有了孩子之后,金佩章却变成了“家庭妇女”,终日沉湎于各类家务琐事,距离婚前的进步女性形象越来越远。同时,倪焕之和蒋冰如对教育改革的热情也逐渐降温。几年后,失意的倪焕之随革命者王乐山去了上海,积极投身于社会改造活动,却再次领教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无情落差,最后落寞地离开了这个他憧憬并努力的世界。

该书研究者,另可参阅《<倪焕之>的120种藏本故事》(上海科普出版社2015年版,冯斌著)

------------------------------------------------------------------

------------------------------------------------------------------

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

(接上期)

51、鹤嘴

◎原文:

锄头、鹤嘴、畚箕等等东西拿在手里,我们的心差不多要飞起来了;——我们将亲近长育万物的土地,将尝味淌着汗水劳动的滋味,将看见用自己的力气换来的成绩!(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09)

>释义:

初看到这一名称,竟还以为是什么动物。其实错了,这是一种仿生的工具,因为形状像仙鹤的长喙,故名鹤嘴锄,也有同品种的,名鹤嘴镐,都是建筑劳动工具。

鹤嘴锄在我国古即有之,一头尖长,一头扁平,中间装着木柄。

挥动着锄头,土地敞开胸怀,播下“生命”的种子——这是一种何等快乐而富诗意的工作!

小说中,描写的就是劳动者如此的放飞心情。

52、《二渔夫》

◎原文:

从近出的《新青年》杂志上看到莫泊桑的小说《二渔夫》的翻译,大家都说很适宜于表演,甚至徐佑甫也点头说“颇有激励的意思”。(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11)

>释义:

莫泊桑的作品在我国影响深远,小说中的人物,展现了社会多阶层的性格特征,常引起人们广泛的共鸣。

在众多外国作家的作品中,莫泊桑具有鲜明的代表性,其文字简练传神,大多篇幅不长,取材广泛,内容引人深思,体现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种种思想与矛盾;再加上翻译作品引进中国的时间较早,又进入教科书,故而影响甚大。

从民国到当代,莫泊桑的作品一直是语文教材中的经典文选,其著名短篇小说有很多,比如《二渔夫》、《项链》等,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学生。

叶老早年在甪直进行语文教育改革,开拓中外文学视野、尝试各种文学形式,是他的主要方向和实验内容。一个古镇上的农家孩子,在少年时代即能接触到世界文学,阅读到文学经典,对于他未来的人生道路,一定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和能量。

53、游夏不能赞一词

◎原文:

“只因为倪先生希望太切了,观察太深了,所以从美满中发现了不满。若叫普通的参观人来看,正要说‘子夏不能赞一词’呢。(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12)

>释义:

这一句话用在赞美写作者身上,也许很受用,因为它把文章的完美程度,提高到不能多一个词的境界了。那什么人的文章,才能达到如此的完美境界和程度呢?看看它的出处就知道了:

此句出于西汉·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至于为《春秋》,笔则笔,削则削,子夏之徒不能赞一词。”

原来司马迁先生赞美的,是孔老夫子写的《春秋》!

小说中,作者用了这样的话来进行对话描写,话语中基本还是当“谚语”来运用,带有一定的夸张和谐趣的意味。

54、麻叶

◎原文:

甲:金小姐非意识地摘下一小片麻叶,用两个指头夹着在空中舞动,回转身问焕之说:“真的么?我不相信我的话有这么大的功效。”(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14)

乙:步道向左弯曲,在一丛高与人齐的麻的侧边,有个茅亭,亭中焕之的身影从麻叶间可以窥见。他举起右手招着,正走出亭子来。(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07)

>释义:

麻叶是什么植物?其实它是夹竹桃科植物中的,罗布麻的干燥叶。主产于我国东北、西北、华北等地。

麻叶有绿色的叶,形状奇特,呈卵圆状。夏季采收,晒干或阴干。有一定的药物作用,对治疗疟疾有很好的效果。

另外,它也可以制作点心和菜肴,著名的如潮汕名小菜麻叶、麻叶面、咯馍麻叶等等,都有别致的风味。

小说中,描写金小姐说话间的细节,有画面感和动态感。所谓的“美景”,其实也含着有美丽的人物在其中的意思。当然,“物美”加上“人美”,就是所谓“互衬”的文学之境了。叶老其实很会表现和描写的。

55、夹竹桃

 

◎原文:

甲:于是两人一同到亭子里,八字分开地坐下,朝着亭外一座小火山似的一丛夹竹桃。东方天边的云承着日光,反射鲜明的红色,灿烂而有逸趣,使金小姐时常抬起头来。(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14)

乙:她不能说什么,只好遥对着亭子那边的夹竹桃出神(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14)

>释义:

夹竹桃是很普遍的植物,在公园、庭院、街头、绿地等随处可见,点缀着人们的生活环境。

它的叶子既像柳叶也像竹叶,一轮一轮地生在小枝上,每一轮都是三片。

当花儿盛开时,小枝顶端布满了红色、白花、黄色的花朵。它的花期很长,从夏天到秋天,能够持续不断地开放。因而有“春至芳香能共远,秋来花叶不同浅”之赞誉。

夹竹桃姿态潇洒,花色艳丽,兼有桃竹之胜,有特殊香气,且又适应城市自然条件,是城市绿化的极好树种,尤其是它枝叶繁茂、四季常青,也是极好的背景树种;性强健、耐烟尘、抗污染,是工矿区等生长条件较差地区绿化的好树种。

不过它的植株有毒,种植时要小心谨慎。

不知道是谁给它起了这样一个如诗如画的名称?这样的命名者,有肚才,要奖励。

 

56、煤屑路

◎原文:

煤屑路上有人走来了。从那脚声,焕之知道是水根。(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16)

>释义:

煤屑路,激起许多人许多童年的回忆,记得唐亮老师小时候随父亲去干校,走的就是这样的路,比起又烂又滑的泥路,走这样的路真是轻松、有趣了很多。

顾名思议,煤屑路是用燃烧后的煤球残渣铺成的路,属于废物利用。过去城市建设经费困难,乡镇的道路大多用煤屑铺设而成,只有在城市才用见到柏油路,而用水泥铺成的马路,则就更为少见了。随着国家经济的高速发展,煤球早已为天然气所替代,煤屑与煤屑路也就推出了城建的视野。

然而,如同煤油灯、手绢等物品一样,这些曾经的老物件和童年记忆,不会离开文本和小说家们的回忆。而走在煤屑路上,双足移动,与煤渣接触所发出的“沙沙”之声,则沉淀了下来,成为了一种文学的符号,童年的永恒回响。

 

57、张勋

◎原文:

他固定了回转身去的姿势,又说:张勋打到北京,宣统小皇帝又坐龙廷了;他们刚看了报,报上那样说。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16)

>释义:

张勋此人曾被称为“辫帅”,是中国近代史上有名的“保皇派”,满脑子的陈腐与守旧,死也不肯“剪辫子”。

他生于1854年,原名张和,字少轩、绍轩,号松寿老人,江西省奉新县人,中国近代的北洋军阀。清末任云南、甘肃、江南提督。清朝覆亡后,为表示效忠清室,张勋禁止剪辫子。1917年以调停“府院之争”为名,率兵进入北京,与康有为合拥溥仪复辟,但没有多久,即为皖系的军阀段祺瑞所击败。后逃入荷兰驻华公使馆。1923年9月病死于天津。

一个人在历史中的作用,往往取决于他的立场,张勋违背时代发展的进程,企图开倒车,必定不会有好下场。小说中提到该人,“正当其时”,好比现代人看了某国发生的新闻,然后上班一起来议论一样。当时的张勋,正是所谓的“新闻人物”。茶余饭后,他就是所谓的国家“网红”。

58、楼栏

◎原文:

他又想象金小姐此刻在作些什么:“对着这样的月光,如果她属意于我,此刻该靠着楼栏晤对意想中的我了。(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20)

>释义:

“楼栏”是一个很美的词汇,有意境,韵律也好。

在唐诗宋词之中,这是一个出现频率很高的词语,但作品不同,其意象的内涵也不同。有凭栏、倚栏,有凭楼曲栏,有把栏杆拍遍,等等。中国的文人讲究情趣、环境。所谓的楼栏,其实一个“有诗心底宽”的所在,是一个画家与建筑师合作而成的一个小园子。

小说中的“楼栏”是名词,是心理描写,描绘主人公对金小姐的思念与爱恋,想象着两人一起凭栏眺望、拥栏望月,写出倪焕之的青春萌动和文人情思。

人就是这样:爱上了,就多想了。

59、白话体

◎原文:

甲:试用白话体写信,这还是第一次。虽不见好,算不得文学,却觉说来很爽利,无异当面向你说;这也是文学改良运动会成功的一个证明。你该不会笑我喜新趋时吧?(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22)

乙:白话体为文确胜,宜于达情,无模糊笼统之弊。惟效颦弗肖,转形其丑,今故藏拙,犹用文言。先生得毋笑其笃旧而不知从善乎?(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24)

>释义:

对于今天来说,“白话体”已经谈不上“体”,因为今天的生活已经基本“白话”化了。可在一百年前后的“五四”时期,却是议论纷纷、甚至引起了笔墨大战,被称为“文化运动”,是一场脱胎换骨的“革命”。最鲜明的例子,就是所有的课本中的选文,都从原先的“全文言”,改换成了“部分文言”或“白话为主”。

白话与文言,本是人们所使用的不同语言表达方式,非文章体裁。但百年前,却不是这个样子:用白话写的文章,被称为“白话体”;用文言写的文章,则被称为“文言体”。

小说中,摘录的是主人公的一段书信内容,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读书人和文化界其内心的纠结、矛盾和思考。

如今,所谓的“文言体”基本已经销声匿迹,而除了“白话体”外,第三种语言系统,即网络语言已经“横空出世”。人们也在讨论或争论,不过已不是文白之争,而是“白话”与“网语”之争了。

时代在发展,有争论并非坏事。文化即变化。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是永恒不变的。

包括语言。

60、惠鉴

◎原文:

焕之先生惠鉴:接读大札,惶愧交并。贡献花朵云云,璋莫知所以为答。虽作此简,直同无言。先生盼望心殷,开缄定感怅然。(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24)

>释义:

旧时,“家书抵万金”,书信是重要的通讯方式。于是就有了许多的所谓“书信套语”,以示礼敬、客气和尊重。后来,客气成了客套,礼貌成了礼俗。凡是写信,不管是谁,都要有套路和固定用语,比如某先生台鉴、惠鉴、钧鉴等等,表达对收信方的一种尊敬。

如今,“惠鉴”之类的书信套语,可以说基本不用了,甚至手写书信都成了稀罕事,一件名家的信札,更是拍卖到五位数、六位数量。

小说中的这段话,是金小姐收到倪焕之“求爱信”后的首次复信。从文辞中,让我们看到一位民国师范女生的文化素养、辞章文采,一点不弱。就这方面而言,倪先生算是没有看“走眼”。他已经堕入情网。

但他似乎不知,金小姐那边,却还假装“犹豫”着呢。 

(未完待续)

同类新闻

快速导航

小荷公众号二维码

版权所有:苏州小荷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三楼 小荷作文
电话:18115500717
   13776057650
   0512-82121028

      

Close
苏ICP备140467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