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小荷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

官方微博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联系人:冰糖老师
电话:18115500717
   13776057650
   0512-82121028

       
地 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三楼 小荷作文

当前位置:小荷故事 >> 总部新动态

《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之二

发布时间:2017-09-25 浏览量:163

小荷作品连载:《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之二

 

(接上期)

 

 

连载说明:

 

一、本词典中的词汇,全部选自长篇小说《倪焕之》,计100余种;

 

二、长篇小说《倪焕之》,作者为叶圣陶先生,1928年,该书由开明书店正式出版。民国时期共印制十三版,署名全部为“叶绍钧”;

 

三、本词典依据文本性、区域性、文化性和历史性等“四项标准”,从《倪焕之》小说中选辑百余种词汇,分别进行诠释,并附录原小说中有关文字节选和页码,供读者参照;

 

四、本词典中,出现的“小说”或“小说中”,即指长篇小说《倪焕之》;

 

五、本词典的文本来源,为人民文学出版社1953第1版、1963年第2版、1997年12月第2次印刷的《倪焕之》(中国现代长篇小说丛书);

 

六、本词典中的文字诠释部分,全部为编者原创,由冯斌、唐亮两位共同合作而完成。前期的准备工作,主要由唐亮先生完成;

 

七、本词典的印行,是研究叶圣陶先生文学实践活动的一种全新尝试,欢迎读者朋友提出意见;

 

八、为迎接“小荷二十年庆”,特授权“小荷作文狗”网站,先行刊登,分数次连载完毕,以飨读者!

 

 

 小荷作文狗网站

 2017年9月16日

 

 

------------------------------------------------------------------

------------------------------------------------------------------

 

 

附录一   《倪焕之》小说简介

 

《倪焕之》是叶圣陶一九二八年写的一部长篇小说,连载于当时的《教育杂志》上。《倪焕之》真实地反映了从辛亥革命到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一部分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生活历程和精神面貌,反映了“五四”、“五卅”这些规模壮阔的革命运动曾经给予当时知识青年和巨大影响。

1917年,愤世嫉俗的知识青年倪焕之怀揣著教育救国的理想,经友人金树伯介绍,来到一个江南小镇的小学里当教员。倪焕之与校长蒋冰如引为知己,一同戮力进行教育改革。金树伯的妹妹金佩章同样热心教育,很快就与倪焕之相爱并结婚。可有了孩子之后,金佩章却变成了“家庭妇女”,终日沉湎于各类家务琐事,距离婚前的进步女性形象越来越远。同时,倪焕之和蒋冰如对教育改革的热情也逐渐降温。几年后,失意的倪焕之随革命者王乐山去了上海,积极投身于社会改造活动,却再次领教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无情落差,最后落寞地离开了这个他憧憬并努力的世界。

 

该书研究者,另可参阅《<倪焕之>的120种藏本故事》(上海科普出版社2015年版,冯斌著)

 

 

------------------------------------------------------------------

------------------------------------------------------------------

 

 

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

 

(接上期)

 

 

11、蒋冰如

 

◎原文:

甲:树伯的同乡蒋冰如是日本留学回来的,又是旧家,在乡间虽没什么名目,但是谁都承认他有特殊的地位。当地公立高等小学的校长因事他去时,他就继任了校长。他为什么肯出来当小学校长,一般人当然不很明白,但知道他决不为饭碗,因为他有田有店,而且都不少。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21)

乙:“啊!倪先生,欢迎,欢迎!”蒋冰如站在学校水后门外,举起一条胳臂招动着,声音里透露出衷心的愉快。一个校役擎着一盏白磁罩的台摆煤油灯,索瑟地站在旁边,把冰如的半面照得很明显。他的脸略见丰满,高大的鼻子,温和而兼聪慧的嘴唇,眼睛耀着晶莹的光。(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22)

 

>释义:

小说中的“蒋冰如”,在当时的“吴县五高”,确有人物之原型,此人便是叶圣陶先生的中学同学:吴宾若。

1916年,甪直小学的前任校长沈柏寒因公务繁忙,辞去校长一职。他推荐吴宾若先生为继任校长。吴校长上任不久,就向他的老同学发出了热情的邀请,请其来甪直,一起进行乡村教育的改革,实现教育救国的梦想。于是,1917年的五月,叶圣陶先生乘船来到甪直,踏上了他“甜津津的教育”之路。

遗憾的是,1919年,吴宾若校长从上海回昆山,过铁道时,不幸被火车辗伤。在坚持了数日之后,胸怀鸿志的吴校长不幸离世,未满三十周岁。

叶圣陶先生对挚友的突然离去,悲痛之至。当时,甪直全校举办了公祭活动,叶老则含泪写下祭文,满纸情伤,字字含泪。在《倪焕之》中,叶老笔下的“蒋冰如校长”,应该有着沈柏寒和吴宾若两位先生的影子。

 

 

 

12、石埠

 

◎原文:

甲:“来了。”树伯从船舱里钻出来,跨上石埠,一边说:“料知你还没有回去,一定在校里等候。我这迎接专使可有点不容易当,一直在船里躺着,头都昏了。”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22)

乙:一个个石埠上蹲着青年女子或者老妇人,她们洗濯衣服,菜蔬,碗碟。鳞鳞的屋面一直伸展到天际;白粉墙耀着晴朗的光;中间耸起浓绿的柏树批把树之类,又袅起几缕卷舒自如的炊烟。(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6)

 

>释义:

石埠,是水巷中小船的停靠站。

水巷一般有两种:一是两街夹一河,河两边筑成石驳岸,岸边相隔几十米,就有一个石埠;另一种是前街后河,人家枕河而居。后门常有瓜果菱藕的船只,徐徐摇过,只要招呼一声,临河人家便开启后门,从石埠头走下船去,进行交易和购买。家庭主妇的菜篮,足不出户,便丰盛了许多。

船上,堆着各种各样的时鲜:菱角、鲜藕、鱼虾、大米、蔬菜等。石埠上,提水洗衣的身影,则在阳光中,和古镇的历史一起晃动着,装饰着桥上的诗梦。

如今,在甪直,河岸的两侧,仍有风格各异的高低石埠,它们构成了甪直独特的水乡风景线。

 

 

13、暖锅

 

◎原文:

甲:煤油灯移过一边,盘子里的东西都摆上桌子,杯筷陈设在各人面前,暖锅里发出嗞嗞的有味的声响:一个温暖安舒的小宴开始了。(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25)

乙:正同大家围着桌子坐下,要开头看时,校役捧着一盘肴馔进来了。几个碟子,两碗菜,一个热气蓬蓬的暖锅,还有特设的酒。(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25)

 

>释义:

民间通俗的叫法为“火锅”,是烧煮菜肴,并使其保持相当热度的一种用具。不过“暖锅”的叫法,似乎更能打动人心,一个“暖”字,让人感受到人间的情味。

过去,火锅一般都是铜制的,底部置烧木炭。冬天时,家宴中总少不了暖锅。一家人,或亲朋好友围锅欢宴,一种温暖的家庭气氛顿然萦绕厅堂。

在民国时期的南方,火锅似乎并不常见。只有大户人家,在年节时分,偶尔会有享用。在当时,此物该算是一种“高档奢侈品”。

 

 

 

14、白相人

 

◎原文:

甲:蒋士镖颇交往一些所谓白相人”;他是如意茶馆的常年主顾,是赌博的专门家;而镇上的一般舆论,往往是他的议论的复述。(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1)

乙:当然,灯会那种粗犷浮俗的白相人”风是应当改革的。使它醇化,优雅,富于艺术味,那又是教育范围内的事了……(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75)

 

>释义:

这是苏州方言中,对“爱玩的人”的一种称呼,略带贬义。

“白相”的含义就是一个“玩”字。这里的“玩”,与“玩物丧志”中的“玩”差不多的。

小说中,加上了双引号,含义就有了不同,有了别样。值得玩味。

 

 

 

15、校役


◎原文:

甲:走进卧室时,校役已把带来的行李送上来;一只箱子,一个铺盖,还有一网篮书。铺位也已布置好,朝着东面的窗。靠窗一张广漆的三抽斗桌子,一把榉木的靠椅。桌子上空无一物,煤油灯摆上去,很清楚地显出个倒影来。(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2)

乙:一个校役擎着一盏白磁罩的台摆煤油灯,索瑟地站在旁边,把冰如的半面照得很明显。他的脸略见丰满,高大的鼻子,温和而兼聪慧的嘴唇,眼睛耀着晶莹的光(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22)

 

>释义:

旧时对学校中工友的称呼,也就是现在学校中,总务处或后勤部门的员工。

每所学校,都有这样的一类人。他们也被称为“教务”,或“总务”。虽然并不参与教学活动,不直接面对学生,做的都是后勤杂务等不起眼的工作,但成功的教育和名校的校园中,他们是不可或缺的人员,是真正的“无名英雄”。

就名称的情感划分来看,还是叫“教务、总务”比较好。现在的这个名称,有等级低下的色彩在。

 

 

 

16、藏书室

 

◎原文:

回身望那座楼,是摹仿西式的建筑,随处可以看出工匠的技术不到家。却收拾得很干净;白粉的墙壁,广漆的窗框和栏干,都使人看着愉快。庭前一排平屋是预备室、藏书室以及昨夜在那里谈饮的休憩室。(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4)

 

>释义:

 

藏书室,就是现在的图书馆。因为规模太小,所以只能叫了这样的名称。

如今,来到甪直的游客,在叶圣陶先生纪念馆内,会看见一幢四面透空、形若方亭的建筑,名“四面厅”,这就是当年吴县第五高等小学的“博览室”,也就是“藏书室”,或叫阅览室。当时,年轻的“叶老师”常把自己买来的中外名著和订阅的一些进步杂志,比如《新青年》、《新潮》等陈列于室内,供学生阅读。

纪念馆中,“四面厅”的正墙上,现挂着一幅“劲松”中堂,两边是一副隶书对联:“松柏有本性,园林无俗情。”一只大玻璃盒端放于方桌之上。玻璃盒内,安放着叶老的遗容面膜,供大家瞻仰追思。

小说中的“藏书室”,精致、精工。作者描写详细,让读者在百年之后,站立于纪念馆的“四面厅”外,产生出无限的遐想和情思。

 

 

 

17、银杏树

 

◎原文:

甲:五株很高大的银杏树错落地站在那里,已经满缀着母牛的乳头似的新芽。靠东的一株下,有一架秋千;距秋千二十步光景,又横挂一架浪木。场的围墙高不过头顶;南面墙外正是行人道,场中的一切,从墙外都能望见。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4)

乙:那球笔直地上升,几乎超过银杏树顶方才下落。在场的许多学生禁不住拍手叫好。(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55)

 

>释义:

 

银杏树,也叫“子孙树”,意指此树生长缓慢,祖辈栽种,到第三代第四代,方有采摘果实的收获。

在现甪直古镇保圣寺内,有四棵银杏古树,距今都已有1500年左右的树龄。树的高度有50余米,树干粗壮,壮汉六手抱围,也难合拢。

叶圣陶先生曾撰《高高的银杏树》一文。文中,他赞美此树“形象高大,意志坚强,气魄宏伟”。他一生钟情于银杏树。据说,逝世前曾嘱托他的家人,将他的骨灰埋葬于甪直保圣寺的银杏树下。银杏树,是叶圣陶先生青春时代的象征,也是他钟情于中华文化的重要标志。

略有差异的,是银杏树的数量:现实中只有“四棵”,而在《倪焕之》小说中,却明明白白写的是“五株”。不知道叶先生为什么要在小说中,为保圣寺“加上”一株银杏树?其中会有着别的什么寓意或深意吗?

 

 

18、市街


◎原文:

甲:市街是头东头西的,有三里多长。这时候早市还没有散,卖蔬菜卖鱼虾的担子常常碍着行人的脚步。谈话的,论价的,拣选东西的,颇有扰攘之概。各种店铺也是城市风,不过规模都比较小;一两个伙友坐在店柜里,特别清闲似的。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5)

乙:一条九节或十几节的布龙灯,一副“闹元宵”,在市街上掉弄着敲打着而已。如果玩了几夜没有人起来响应,竞赛,大家的兴致也就阑珊了,终于默默地收了场。(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70)

 

>释义:

甪直的小街,一般都与河道平行而建。河西、河北的街道,称为“上塘街”;河南、河东的街道,则称为“下塘街”。街面的宽度一般在2.5米左右,最窄处对门两家,足不出户即可握手致意;所谓的“弄”呢,则一般与河道垂直,宽约1~2米。当然,也有仅容一人通过的“备弄”。

甪直的街、巷、里、弄,多以石板或弹石铺成。在漫长的历史演变中,古镇区域不断扩大,街道亦慢慢延长,其街名偶有变更。至今,古镇区内仍有9条长街、75条窄巷。传统建筑依旧,历史风貌犹存。

现今的甪直,著名的旅游区域有:东市上塘街、东市下塘街、西市上塘街、西市下塘街等,是目前古镇的主要商业街。小街两侧,店铺林立,特色小吃,古玩旧物,当然,少不了卖萝卜干特产的小店。小荷作文的三大“母语工程”——作文博物馆,就在南市街15号,开馆十余年,此地已成为小有名气的“全国独一家”的甪直必游之地。

小说中的市街描写,完全就是当年甪直古镇的逼真描摹和“文字影像”,成为现今文史专家考证甪直的间接“文献”。

 

 

 

19、桥

 

◎原文:

甲:焕之毅公两人走完了市街,拐弯上一座很高的;当年的石工很工致,现在坍坏了,石级缝里砌满了枯草。回转身朝来的方。向望,就是一排市屋后面的一条河。(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6)

乙:“过去不远,就是蒋先生的家,”毅公指点桥的那边。那边房屋就很稀,密丛丛的,有好几个竹林;更远是一望无际的麦田,这时候全被着耀眼的阳光。(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7)

 

>释义:

甪直,历来享有江南“桥都”的美称。一平方公里的古镇区,有宋、元、明、清时代的石拱桥72座半。经两千五百年沧桑之变,现尚存41座,被誉为“江南桥梁博物馆”。

甪直的这些古桥,其形式各异、姿态不同,既有多孔的大石桥,独孔的小石桥、宽敞的拱形桥;也有狭窄的平顶桥、装饰性很强的双桥、左右相邻的姊妹桥和方便镇民的平桥。其中,两桥相连而成直角的“双桥”,在甪直就有5处。

这些古桥之中,较著名的有香花桥、环玉桥、正阳桥、众安桥、三元桥、进利桥、三步两桥等。

小说中,有多处以桥为背景的情节描写。这与叶圣陶先生在甪直近五年的生活经历,关系极大。

 

 

 

20、吴昌硕

 

◎原文:

雨过天晴的花瓶里,插几枝尚未全开的腊梅。里面墙上挂四条吴昌硕的行书屏条,生动而凝炼,整个地望去更比逐个逐个字看来得有味。(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7)

 

>释义:

 

说起吴昌硕,我们会立刻想起西泠印社,因为他是西泠的首任社长。

吴昌硕,浙江湖州安吉人。中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发展过渡时期的关键人物,“诗、书、画、印”四绝的一代宗师,晚清民国时期著名国画家、书法家、篆刻家,与任伯年、蒲华、虚谷等齐名,被誉为“清末海派四大家”。

小说中,作者描写厅堂布景,提到了吴先生的行书屏条,一可以想见吴先生作品的影响力之大,凸显出主人公的富庶地位;二呢,也不无对吴先生作品有偏好的意思在。

 

 

(未完待续)

同类新闻

快速导航

小荷公众号二维码

版权所有:苏州小荷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三楼 小荷作文
电话:18115500717
   13776057650
   0512-82121028

      

Close
苏ICP备14046743号-1